疫情将加速世界多极化进程

疫情将加速世界多极化进程
【光明论坛】  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持续数月,它给世界带来深刻影响。最为直观的是,它在夺去数十万人生命的同时,正严重地冲击着世界经济。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都一度出现经济停摆,而且因疫情而导致的产业链中断、供求失衡等问题都难以在短期内解决。不过,正如恩格斯所说:“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。”如果回顾历史上人类遭遇的灾难,可以发现灾难过后人类往往大踏步前进了。这次疫情极有可能产生这种“补偿效应”,从历史经验来看,疫情将通过三种方式在三个层面来改变世界。  首先是通过教育改变社会。疫情之后,所有受到疫情影响的人都会痛定思痛,从而改变日常生活方式,使之更加健康、科学。人们的思想观念也会发生潜移默化的改变,比如作为抗疫主力军的医护人员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会大大提高。对各国政府来说,疫情是很好的一课,提升了对公共卫生治理和对大规模传染病防治的重视。可以想见,这次疫情之后,相当多的国家会加大对公共卫生的投入,与之相应,公共卫生治理在社会治理乃至全球治理中的位序会大大提升。  这次疫情还给人们上了另一堂课,这就是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性。病毒是人类共同的敌人,在病毒面前人人平等,人类的各种身份认同差异都没有意义。人类命运与共这个事实在此次疫情中得到彰显。而要有效应对疫情,世界各国以及一国内部的各个群体都需要携手合作,共克时艰。通过这次疫情,人们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认知会显著增强。  其次是通过“反弹效应”影响世界经济和全球化进程。此次疫情不仅重创了世界经济,而且还促使各国纷纷采取“封国”“封城”行动。从表面上看,这确实是全球化的“倒退”,也引起部分人对全球化逆转的担忧。但是,否定之否定规律并未过时。就世界经济来说,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乃至危机,恰恰为各种新经济、新产业、新业态的勃发创造了条件,也有利于传统产业的优胜劣汰、转型升级。就全球化来说,各种“封国”“封城”之举只是应急之需,并非常态。全球化是世界潮流,无论是世界大战,还是大萧条、金融危机,抑或是各种反全球化浪潮,都未能逆转大方向。这次疫情之后,世界各国会更好地处理发展与安全、开放与主权之间的关系,使全球化更加平衡地发展。  最后是通过对抗疫表现的“奖惩”助推世界格局演进。作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核心内容的世界格局,将因此次疫情而加速演进。在这场特殊的“全球战疫”中,虽然在国家层面不会有“战败国”,但是各国在抗疫中的表现却会导致其实力消长。表现好者受奖,实力提升;表现差者受罚,实力下降。  通过这次疫情,早已存在的多极化进程会加速。在现有的“一超多强”格局中,作为“一超”的美国在防疫抗疫中的表现乏善可陈,软硬实力遭受重挫。这将大大加速其已有的相对衰落进程,单极霸权梦更加遥远。在“多强”成员中,中国的抗疫成就和对世界的贡献举世公认,实力会得到提升。与此同时,欧洲国家和日本在抗疫中同美国的合作远不及同中国的合作,由美欧日构成的“大西方”进一步虚化。如此,多极化趋于更加均衡,各方都更加独立自主。  这次疫情还会促进文化多样化,从而推动世界文明格局的演进。在防疫抗疫过程中,欧美国家的表现普遍不如东亚国家,其中的缘由之一是文化的作用。东亚文明中有集体主义基因和共克时艰精神,相比之下,欧美文明、文化中的个人主义基因无疑制约了国家的抗疫能力以及国际合作。欧美文明与东亚文明影响力的此消彼长,还会助推世界政治地理格局的变化,太平洋时代将加速到来。此外,从更宽广的范围来看,通过这次疫情,“西方文明优越论”将更加没有市场,那些非西方文明会大大增强自信。  新冠肺炎疫情将促进“全球政治觉醒”,进而推进非极化进程。美国战略思想家布热津斯基认为当今世界的一大特征是“全球政治觉醒”,意思就是“全人类都在政治上积极起来”。如果说以往的世界政治基本上是大国强国的游戏,那么现在则是所有国家以及非国家行为体都参与的全人类的游戏。抗击疫情是全球性的战争,每一个国家都是不可或缺的角色。在防疫抗疫中,一些拥有强大军事实力的大国强国并未发挥出什么特殊的作用,那些高科技武器、耗资巨大的先进装备并未派上用场。这种现实无疑会大大激发中小国家的自信,促使它们在国际舞台上更加独立自主,进而促使国际权力由大国向中小国家移动。  (作者:刘建飞,系中共中央党校〔国家行政学院〕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) 【编辑:田博群】